当前位置:kdsr.cn国学红楼梦中贾赦袭爵的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真相?
红楼梦中贾赦袭爵的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真相?
2022-07-04

贾母,又称史老太君,贾府的最高权位者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。

话说贾母发怒后骂了王夫人,教训了邢夫人后,火气也消了。又想起来要高兴的过日子,就让小丫头们去叫姑娘们和薛姨妈陪自己玩。

姑娘们随叫随到,薛姨妈却有点不愿意。她才见闻了贾家的丑事,也不好意思继续跟着,就怕万一再出事闹了尴尬。

而且薛姨妈年纪不小,总陪着贾母又要找一些话题助兴,实在是很累。本想偷懒,不成想贾母不让,只好又被小丫头拽了回来。

只从这一点来看,就知道贾母并不尊重薛姨妈。也是薛家在贾家住了太久。表面看她们很受礼遇,本质上却与刘姥姥差不太多。

薛家固然是自作自受,但薛姨妈忍辱含垢背后也是相当的不容易。如果不是为了儿女,谁又想过这样日子过呢。不提。

这边薛姨妈来后,贾母提议要斗牌。还让薛姨妈坐在她旁边,避免被王熙凤“混了我们去”,意思是说别让王熙凤耍赖皮赢了。

这时薛姨妈问:“正是呢,老太太替我看着些儿。就是咱们娘儿四个斗呢,还是再添个呢?”王夫人笑道:“可不只四个。”凤姐儿道:“再添一个人热闹些。”贾母道:“叫鸳鸯来,叫他在这下手里坐着。姨太太眼花了,咱们两个的牌都叫他瞧着些儿。”

人的水平高下,只看说话的机灵劲儿就知道。薛姨妈故意问“还是再添个呢”,就是给贾母和鸳鸯搭桥,虽说鸳鸯不敢不满贾母,到底发生了贾赦讨她做妾的事。不可能让贾母主动去找鸳鸯解释。薛姨妈一提,就是让贾母叫鸳鸯出来,主仆消除芥蒂。

王夫人没有领会,老实直说:“可不只四个。”这话一出就知道王夫人的水平要比薛姨妈差。起码她没想得那么周全。

第一,也许能力上她确实不如薛姨妈。毕竟荣国府到目前,她还需要仰贾母鼻息,不能够真正做主。不像薛姨妈在薛家大事小情都要操心。

第二,王夫人上有贾母,下有王熙凤,能力都比她强,也不需要她操心这些细节,慢慢也就懒了。贾母说她“老实”,绝不是看错人。王夫人就是不那么“聪明伶俐”!

王熙凤当时就懂了,马上就说要再加一个人。贾母得了台阶,就吩咐叫鸳鸯来看着。如此,一切仿佛回到了开始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时候。

等到鸳鸯来了后,几人打牌,王熙凤就开始与鸳鸯一左一右配合起来逗贾母开心。

她们这些豪门媳妇,哪一个不是年轻时候在长辈面前绞尽脑汁的承欢。王夫人当年也是爽快人,却显然不如王熙凤这般得心应手。贾母也曾说她“木头似的,公婆面前不大讨喜”。

按说王夫人被刘姥姥评价“响快”不至于如此的木讷。何以到了贾家就成了“木头”?推测还是与豪门压力,以及生活的不如意有关。不提。

要说会哄人逗笑话,还是王熙凤。她能够很轻易地就将一件普通事说得又诙谐又幽默。比如她输了要给钱,结果又不给,故意让鸳鸯指出来,引贾母拿了她一串钱。凑巧平儿又送钱来。王熙凤的一番表演,就特别有意思。

(第四十七回)凤姐听说,便站起来,拉着薛姨妈,回头指着贾母素日放钱的一个木匣子笑道:“姨妈瞧瞧,那个里头不知顽了我多少去了。这一吊钱顽不了半个时辰,那里头的钱就招手儿叫他了。只等把这一吊也叫进去了,牌也不用斗了,老祖宗的气也平了,又有正经事差我办去了。”话说未完,引的贾母众人笑个不住。偏有平儿怕钱不够,又送了一吊来。凤姐儿道:“不用放在我跟前,也放在老太太的那一处吧。一齐叫进去倒省事,不用做两次,叫箱子里的钱费事。”贾母笑的手里的牌撒了一桌子,推着鸳鸯,叫:“快撕他的嘴!”

试问这样的王熙凤,贾母怎么不喜欢?其实她妒忌的缺点贾母也早看在眼里,之所以放任不管,不是不着急,而是想要个合适的时间,最好是教育她自己想通。

可惜王熙凤并没有因为贾母的苦心而改变。贾母之前曾说:“你带了(鸳鸯)去,给琏儿放在屋里,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!”凤姐儿道:“琏儿不配,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。”

王熙凤一点也不给贾母机会,辜负了老太太一片苦心,为她最后的悲剧埋下伏笔。

这里贾赦讨鸳鸯的事还差一个收尾,就是贾琏替贾赦出场。引出的贾母一段荣国府的往日旧事。

(第四十七回)贾母一回身,贾琏不防,便没躲伶俐。贾母便问:“外头是谁?倒像个小子一伸头。”贾琏忙进去,陪笑道:“打听老太太十四可出门?好预备轿子。”贾母道:“就忙到这一时,等他家去,你问多少问不得?那一遭儿你这么小心来着!又不知是来作耳报神得,也不知是来作探子的,鬼鬼祟祟的,倒唬了我一跳。什么好下流种子!你媳妇和我顽牌呢,还有半日的空儿,你家去再和那赵二家得商量治你媳妇去罢!”说着,众人都笑了。鸳鸯笑道:“鲍二家的,老祖宗又拉上赵二家的。”

贾琏奉父命来请邢夫人不敢不从,是封建大家长制度。可贾赦却敢于管贾母要鸳鸯,起码证明一点,贾琏在脾性上比之贾赦差得远。如果换成贾赦娶了王熙凤这样的媳妇,那可是针尖对麦芒,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。

不过贾母见到贾琏就难免想起来贾赦。刚才她发火,对着王夫人和邢夫人,终究不是贾赦。

如今贾琏一来,子受父过,贾母就借贾琏不着调偷情“脏的臭的,背着抱着”的事,发泄对贾赦的心中不满。

(第四十七回)贾母也笑道:“可是,我那里记得什么抱着背着的,提起这些事来,不由我不生气!我进了这门子作重孙子媳妇起,到如今我也有了重孙子媳妇了,连头带尾五十四年,凭着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,也经了些,从没经过这些事。还不离了我这里呢!”

贾母这段话要格外注意,极可能隐藏着荣国府的往日秘辛。要知道贾母这段明骂贾琏实骂贾赦。她提起“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”无疑与贾赦有关。

荣国府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是贾赦继承爵位,却失去敕造荣国府。爵产改由贾政继承,贾赦反而住到一墙之隔的大宅内,独门独户。

有人说贾政一家当家敕造荣国府是贾母偏心,等贾母一死,还要由贾琏王熙凤继承。事实并非如此。

首先,敕造荣国府就是贾政、王夫人家,未来继承人在贾珠死后,落到贾宝玉头上。至于为什么不是贾兰继承,只因辈分不够。贾家的世袭要代代传承。除非是贾敬那样主动放弃。

其次。王熙凤和贾琏日后要回贾赦那边继承爵位和家产。后文平儿亲口说了,他们在王夫人这里就是帮忙,还要回去。

最后,敕造荣国府是荣国公的爵产,如果没有正当继承,贾家任何人无权私下分配和使用。只有爵位继承人才能使用。贾赦没能行使权利,证明他失去了敕造荣国府。

那么,什么原因造成荣国府一分为二,两房分治呢?就着落在贾母说的“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”上。

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说到贾赦继承时,是这么说的:“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,皇上因恤先臣,即时令长子袭官外,问还有几子,立刻引见,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……”

贾赦嫡长子袭爵名正言顺,不需要皇帝批准,只是盖个章就可以了。贾代善的“遗本”究竟写了什么,皇帝看后下旨让贾赦袭爵,却把爵产给了贾政?

如果从贾赦和贾政的名字去解读,就会发现问题。

贾赦字恩侯。表面看是感恩戴德,承蒙祖荫的意思。却也有被“宽宥”“法外开恩袭爵”的意思。预示他一定犯了大错,失去继承权。

贾代善之死不排除就与不孝子惹祸有关。但死前终究不忍心,才求皇帝开恩让贾赦袭爵,爵产给了贾政。

贾政字存周,意思是他的继承名正言顺。典出周文王之嫡长子伯邑考让贤给弟弟武王姬发的历史故事。

嫡长子不贤,让位给贤能的弟弟掌家,正是贾赦、贾政的现实。

贾母这里骂贾琏,实则是骂贾赦“气死了老子,还要来气死老娘”。但话里话外透露出荣国府两房分治的真正原因,是贾赦闯下了“大惊大险”的祸事丢了爵产。改由稳重贤能的贾政继承,也保全了荣国府。